Loading...

@vairy.tale_

vairy.tale_
是小卡~!!!。◕‿◕。
弄得好像宣傳照那種XDD
(最近發生了一點點事情可能不能常更新或是回覆了對不起⋯⋯(⑉꒦ິ^꒦ິ⑉)
-
♡左滑代碼♡
-
#bts #bangtan #防彈 #防彈少年團 #防彈小卡 #團魂炸裂的방탄 #bbmasbts #bbma #ibon #ibon雲端列印 #ibon明信片列印
0 19 19 minutes ago
是小卡~!!!。◕‿◕。
弄得好像宣傳照那種xdd
(最近發生了一點點事情可能不能常更新或是回覆了對不起⋯⋯(⑉꒦ິ^꒦ິ⑉)
-
♡左滑代碼♡
-
#bts #bangtan #防彈 #防彈少年團 #防彈小卡 #團魂炸裂的방탄 #bbmasbts #bbma #ibon #ibon雲端列印 #ibon明信片列印

@jungkookbjw

jungkookbjw
一個字 狂
#fakelove #loveyourself轉tear #bts#BTS#BTSHK#RapMonster#kimnamjoon#Jin#kimseokjin#Suga#minyoongi#JHope#jeonghoseok#Jimin#pakjimin#V#kimtaehyung#JungKook#jeonjungkook#hongkongarmy#防彈少年團#防彈#防彈少年團香港#防彈香港#香港阿米#방탄소년단
0 1 37 minutes ago
一個字 狂
#fakelove #loveyourself轉tear #bts#bts#btshk#rapmonster#kimnamjoon#jin#kimseokjin#suga#minyoongi#jhope#jeonghoseok#jimin#pakjimin#v#kimtaehyung#jungkook#jeonjungkook#hongkongarmy#防彈少年團#防彈#防彈少年團香港#防彈香港#香港阿米#방탄소년단

@hotdog_btshk

hotdog_btshk
180525 [BTS Twitter Update]
오늘도 기대많이 해주세요 
어제도 기다려주신 여러분들 다 너무너무 고마워요 하튜
#JIMIN .
너무 예뻐😍💕💕💕
By🐹白果
-
▶喜歡胖彈的你歡迎Follow💕
#방탄소년단 #防彈少年團 #防彈 #bts #btsarmy #btsarmyhk #btshk #jin #碩珍  #RM #南俊 #suga #玧其 #jhope #號錫 #jimin #智旻 #v #泰亨 #jungkook #柾國 #珍 #蒙尼 #閔糖 #厚比 #雞米 #泰泰 #果果
0 1 1 hour ago
180525 [bts twitter update]
오늘도 기대많이 해주세요
어제도 기다려주신 여러분들 다 너무너무 고마워요 하튜
#jimin .
너무 예뻐😍💕💕💕
by🐹白果
-
▶喜歡胖彈的你歡迎follow💕
#방탄소년단 #防彈少年團 #防彈 #bts #btsarmy #btsarmyhk #btshk #jin #碩珍 #rm #南俊 #suga #玧其 #jhope #號錫 #jimin #智旻 #v #泰亨 #jungkook #柾國 #珍 #蒙尼 #閔糖 #厚比 #雞米 #泰泰 #果果

@btsmacauofficial

btsmacauofficial
180525 twitter
JIMIN更新
今天也請多多期待
昨天一直等待的各位也真的真的很感謝 哈特
#JIMIN
-
💧LY:T第二團代購中💧
Link in bio
-
轉載請注明出處
<BTSMACAUOFFICIAL防彈少年團澳門站>
—
#방탄소년단 #김남준 #김석진 #민윤기 #정호석 #박지민 #김태형 #전정국 #RM #JIN #SUGA #JHOPE #JIMIN #V #JUNGKOOK #BTS #防彈少年團 #金南俊 #金碩珍 #閔玧其 #鄭號錫 #朴智旻 #金泰亨 #田柾國 #macaubts #macauarmy #防彈
0 29 1 hour ago
180525 twitter
jimin更新
今天也請多多期待
昨天一直等待的各位也真的真的很感謝 哈特
#jimin -
💧ly:t第二團代購中💧
link in bio
-
轉載請注明出處
<btsmacauofficial防彈少年團澳門站>

#방탄소년단 #김남준 #김석진 #민윤기 #정호석 #박지민 #김태형 #전정국 #rm #jin #suga #jhope #jimin #v #jungkook #bts #防彈少年團 #金南俊 #金碩珍 #閔玧其 #鄭號錫 #朴智旻 #金泰亨 #田柾國 #macaubts #macauarmy #防彈

@seok._.196

seok._.196
2018|0525💜
即便只能在螢幕看到你,這樣還是覺得無比的幸福
無止境的想念你(。 ́︿ ̀。)
CR:taehyungpic
#金泰亨 #泰亨 #泰泰 #防彈 #防彈少年團 #김태형 #태형 #태태 #방탄소년단 #방탄 #V
0 0 1 hour ago
2018|0525💜
即便只能在螢幕看到你,這樣還是覺得無比的幸福
無止境的想念你(。 ́︿ ̀。)
cr:taehyungpic
#金泰亨 #泰亨 #泰泰 #防彈 #防彈少年團 #김태형 #태형 #태태 #방탄소년단 #방탄 #v

@bts.army_vv

bts.army_vv
Twitter update 💕
第一張好cute👅 
Jinim💓
第三張好型🖤
#방탄소년단 #bts #防彈  #btsjimin #민윤기 #bbmas #twitter #twitterbts #twitterbtsupdate
0 7 1 hour ago
Twitter update 💕
第一張好cute👅
jinim💓
第三張好型🖤
#방탄소년단 #bts #防彈 #btsjimin #민윤기 #bbmas #twitter #twitterbts #twitterbtsupdate

@feverland613

feverland613
[#holdbtstighthk_防彈跟你說早晨]
今日音樂銀行加油🤤💞💞💞💞
尋日睇咗少少COMEBACK 舞台
Airplane pt.2 完全是我的菜😭💞
/
©LITTLE BLOSSOM
/
-문🦊-
/
#방탄소년단 #김남준 #김석진 #민윤기 #정호석 #박지민 #김태형 #전정국 #아미 #金南俊 #金碩珍 #閔玧其 #鄭號錫 #朴智旻 #金泰亨 #田柾國 #防彈少年團 #btshk #bts #hkarmy #armyhk #army #bangtan #阿米 #香港阿米 #防彈
0 26 2 hours ago
[#holdbtstighthk_防彈跟你說早晨]
今日音樂銀行加油🤤💞💞💞💞
尋日睇咗少少comeback 舞台
airplane pt.2 完全是我的菜😭💞
/
©little blossom
/
-문🦊-
/
#방탄소년단 #김남준 #김석진 #민윤기 #정호석 #박지민 #김태형 #전정국 #아미 #金南俊 #金碩珍 #閔玧其 #鄭號錫 #朴智旻 #金泰亨 #田柾國 #防彈少年團 #btshk #bts #hkarmy #armyhk #army #bangtan #阿米 #香港阿米 #防彈

@fairvtale.bts

fairvtale.bts
我琴日好夜先睇返cb show,今日起身再睇多一次 .南碩既少女要哭了!!!😭😭一個係我荷爾蒙爆發理想型 另一個係worldwide handsome 既國際靚仔😭阿媽 仲要配一臉😭我要拋落金泰亨3分鐘🙈🙈🙈 #bts #bangtanboys #v #jin #rm #suga #rm #jhope #jimin #jk #jungkook #taehyung #防彈 #防彈少年團 #金泰亨 #金碩珍 #金南俊 #田柾國 #樸智旻 #閔玧其 #鄭號錫 #army
0 37 2 hours ago
我琴日好夜先睇返cb show,今日起身再睇多一次 .南碩既少女要哭了!!!😭😭一個係我荷爾蒙爆發理想型 另一個係worldwide handsome 既國際靚仔😭阿媽 仲要配一臉😭我要拋落金泰亨3分鐘🙈🙈🙈 #bts #bangtanboys #v #jin #rm #suga #rm #jhope #jimin #jk #jungkook #taehyung #防彈 #防彈少年團 #金泰亨 #金碩珍 #金南俊 #田柾國 #樸智旻 #閔玧其 #鄭號錫 #army

@smiling613

smiling613
[180525 Twt Update] .
今天都請多多期待
昨天耐心等待的各位 全部都非常非常謝謝你 心心 
#JIMIN 
Cr:BTS_twt
.
#bts #btshk #jk #jh #jm #v #suga #rm #jin #防彈 #防彈香港 #柾國 #智旻 #泰亨 #號錫 #玧其 #南俊 #碩珍 #bangtan #bangtanboys #방탄소녕단 #방탄 #army #阿米 #아미
0 30 2 hours ago
[180525 twt update] .
今天都請多多期待
昨天耐心等待的各位 全部都非常非常謝謝你 心心
#jimin
cr:bts_twt
.
#bts #btshk #jk #jh #jm #v #suga #rm #jin #防彈 #防彈香港 #柾國 #智旻 #泰亨 #號錫 #玧其 #南俊 #碩珍 #bangtan #bangtanboys #방탄소녕단 #방탄 #army #阿米 #아미

@btsff_writer_suga_yung

btsff_writer_suga_yung
第20章
大結局 「不,他不恨妳,他不會再恨妳了。」田柾國哽咽的說:「他知道錯了,他了解自己是個該死的大白痴,若要恨,也只會恨自己為什麼那麼盲目,為什麼要這麼對妳?」 「請告訴他,我不怪他,真的。」凌頌恩露出一個夢幻般的微笑。「因為我對他……」 她輕輕喘息,像是話說得累了,田柾國連忙支住她柔弱的頸部。 「吁,別說話,我帶妳去醫院。」 「不,」無力的小手阻止他的動作。「我想在這兒等曜,等他回來,我要告訴他,我不是自甘下賤的女,阿瓏,其實是於珊的弟弟……」 她輕輕的說:「我害死於珊,也害死我的弟弟,所以我要贖罪,我要用盡各種方法讓阿瓏站起來,讓他幸福、快樂,我不愛他,但是願意當他的新娘,是因為這是我虧欠他的……」 「我明白,我什麼都明白。」田柾國親吻她冰涼的唇角,企圖給她一點溫度。 「傻瓜,你明白有什麼用呢?」她為他拭乾臉上的水痕。「多希望國別再恨我了,那樣會使我好難受。」 她傷心的說:「我要的不多,只是希望他看看我,看看我就好,就算他喜歡於珊也關係,至少,對我笑一笑……」 聲音逐漸低下去,懷中的她開始顫抖起來。「我……有點冷……請你抱緊我好嗎……」 田柾國忍著眼淚,將她緊緊按入胸膛里。  她輕輕嘆了一口氣,瞬間被雨聲掩蓋。 「多希望國此刻在身邊,即使他還恨著我,我也希望能再看他一眼……」 最後的聲音滑入雨里,她滿足的閉上眼睛,不再言語。  難得放晴的星期天下午,在湛藍無雲的天空上,有一抹紅色的小點隨風飄揚。  看得近了,才發現那是一艘熱汽船,汽船的尾端飄著條長長的布條,上面寫著幾個大字── 恩姐姐新婚愉快  國哥哥辦事痛快 「這個阿瓏,」坐在輪椅上的小臉羞得通紅。「才去美國兩年,中文便弄不通了,題這什麼字?」 「我覺得很好啊!」站在輪椅後面的一抹高大身影,臉上滿是笑意。「他說得很對,說進我的心坎里了。」 「你別胡說,」她嬌嗔的說。「小心我真的去嫁阿瓏。」 「他?」田柾國樂得笑開了嘴。「看到有這麼傑出的姐夫,還不叫他自慚形穢?況且妳愛的是我,阿瓏很聰明,他知道他的恩姐姐,只有和我在一起才會幸福。」 「誰愛你?」凌頌恩賭氣的說。「明天我就立刻去嫁阿瓏,誰叫你以前那麼對我?」 「對不起,親愛的……小甜心。」被妻子命令得這麼叫,即使不好意思,田柾國也得認了。 「你叫得很沒誠恴,是不是不願意?算了。」她作勢想站起身。 「不不不,我很愛叫,親愛的小甜心,這樣可以了嗎?」 都怪自己當初命令她「主人、主人」的叫他,現世報果真來得又狠又快! 「妳別動怒,這樣對肚子里的孩子不好。」 他小心翼翼將凌頌恩壓回輪椅上。 「放心,我身體好得很,你別窮緊張。」 「身體好?」田柾國沒好氣的說。「妳失蹤那晚昏倒在我懷裡,把我嚇得魂飛魄散,當時還以為妳真的回上帝懷抱去了。」 凌頌恩不好意思的笑。 「那天走了好遠的山路,又下雨,人家累壞了嘛!」 「不管什麼原因,妳現在懷的是雙胞胎,別隨便亂走,到時候壞了身體怎麼辦?」田柾國有點得意。 「這有什麼關係?好多人懷著三胞胎,還照樣上班下班衝鋒陷陣呢!」 感受到他濃厚的關懷與愛意,凌頌恩笑開了,甜味一直傳至心裡去。 「那與我何干?」田柾國摩挲著她形狀優美的鎖骨。「誰叫我愛的是妳。」 小臉如被幾千燭光燈泡照耀似的,閃閃發亮起來,隨即又黯沈下去。 「你不是愛著於珊嗎?」她賭氣的問。 「還為這件事吃醋。」他蹲在凌頌恩面前,捏捏她的小鼻頭。  過了這麼久,田柾國才恍然明白,自己當年錯得有多離譜。  不錯,他對於珊的確是真心的,只是,她並不愛他,事實上,他不過是在扮演少年維特罷了。  他不過是個追尋愛情的少年,想嘗試戀愛的滋味,因此,當他碰見於珊時,他便認為自己戀愛了。  由始至終,他都活在自己建造的玫瑰塔里,編織著甜美的幻想。  因此,當凌頌恩出現,不斷打擊他的美夢,甚至失手毀去他心目中的女神時,他便崩潰了。  他恨她、怨她,將自己的不幸全歸咎在凌頌恩身上,這十年來,他想她的時間竟比於珊多了數倍。  不知不覺,這股強烈的怨恨思念,竟轉變成奇異的情感,這點連田柾國自己都沒發現──直到他在「黑暗派對」上看到她!  想毀掉一個人的方法很多,可他偏偏選擇將她禁錮在身邊,侵犯她的身體、奪取她的靈魂!  這難道不是種變相的執著嗎?  永遠不想放她走,只想把她鎖在身邊,但為了掩飾內心的愧疚,他以「恨」之,心安理得的將她收進懷裡。  直到自己怨恨她的原因都不存在了,他才發現,頌恩對他有多麼的重要!  回想起過去,恍如隔世,他曾經在黑暗中徘徊,找不到眼前的路。
留言續
3 25 11 hours ago
第20章
大結局 「不,他不恨妳,他不會再恨妳了。」田柾國哽咽的說:「他知道錯了,他了解自己是個該死的大白痴,若要恨,也只會恨自己為什麼那麼盲目,為什麼要這麼對妳?」 「請告訴他,我不怪他,真的。」凌頌恩露出一個夢幻般的微笑。「因為我對他……」 她輕輕喘息,像是話說得累了,田柾國連忙支住她柔弱的頸部。 「吁,別說話,我帶妳去醫院。」 「不,」無力的小手阻止他的動作。「我想在這兒等曜,等他回來,我要告訴他,我不是自甘下賤的女,阿瓏,其實是於珊的弟弟……」 她輕輕的說:「我害死於珊,也害死我的弟弟,所以我要贖罪,我要用盡各種方法讓阿瓏站起來,讓他幸福、快樂,我不愛他,但是願意當他的新娘,是因為這是我虧欠他的……」 「我明白,我什麼都明白。」田柾國親吻她冰涼的唇角,企圖給她一點溫度。 「傻瓜,你明白有什麼用呢?」她為他拭乾臉上的水痕。「多希望國別再恨我了,那樣會使我好難受。」 她傷心的說:「我要的不多,只是希望他看看我,看看我就好,就算他喜歡於珊也關係,至少,對我笑一笑……」 聲音逐漸低下去,懷中的她開始顫抖起來。「我……有點冷……請你抱緊我好嗎……」 田柾國忍著眼淚,將她緊緊按入胸膛里。  她輕輕嘆了一口氣,瞬間被雨聲掩蓋。 「多希望國此刻在身邊,即使他還恨著我,我也希望能再看他一眼……」 最後的聲音滑入雨里,她滿足的閉上眼睛,不再言語。  難得放晴的星期天下午,在湛藍無雲的天空上,有一抹紅色的小點隨風飄揚。  看得近了,才發現那是一艘熱汽船,汽船的尾端飄著條長長的布條,上面寫著幾個大字── 恩姐姐新婚愉快  國哥哥辦事痛快 「這個阿瓏,」坐在輪椅上的小臉羞得通紅。「才去美國兩年,中文便弄不通了,題這什麼字?」 「我覺得很好啊!」站在輪椅後面的一抹高大身影,臉上滿是笑意。「他說得很對,說進我的心坎里了。」 「你別胡說,」她嬌嗔的說。「小心我真的去嫁阿瓏。」 「他?」田柾國樂得笑開了嘴。「看到有這麼傑出的姐夫,還不叫他自慚形穢?況且妳愛的是我,阿瓏很聰明,他知道他的恩姐姐,只有和我在一起才會幸福。」 「誰愛你?」凌頌恩賭氣的說。「明天我就立刻去嫁阿瓏,誰叫你以前那麼對我?」 「對不起,親愛的……小甜心。」被妻子命令得這麼叫,即使不好意思,田柾國也得認了。 「你叫得很沒誠恴,是不是不願意?算了。」她作勢想站起身。 「不不不,我很愛叫,親愛的小甜心,這樣可以了嗎?」 都怪自己當初命令她「主人、主人」的叫他,現世報果真來得又狠又快! 「妳別動怒,這樣對肚子里的孩子不好。」 他小心翼翼將凌頌恩壓回輪椅上。 「放心,我身體好得很,你別窮緊張。」 「身體好?」田柾國沒好氣的說。「妳失蹤那晚昏倒在我懷裡,把我嚇得魂飛魄散,當時還以為妳真的回上帝懷抱去了。」 凌頌恩不好意思的笑。 「那天走了好遠的山路,又下雨,人家累壞了嘛!」 「不管什麼原因,妳現在懷的是雙胞胎,別隨便亂走,到時候壞了身體怎麼辦?」田柾國有點得意。 「這有什麼關係?好多人懷著三胞胎,還照樣上班下班衝鋒陷陣呢!」 感受到他濃厚的關懷與愛意,凌頌恩笑開了,甜味一直傳至心裡去。 「那與我何干?」田柾國摩挲著她形狀優美的鎖骨。「誰叫我愛的是妳。」 小臉如被幾千燭光燈泡照耀似的,閃閃發亮起來,隨即又黯沈下去。 「你不是愛著於珊嗎?」她賭氣的問。 「還為這件事吃醋。」他蹲在凌頌恩面前,捏捏她的小鼻頭。  過了這麼久,田柾國才恍然明白,自己當年錯得有多離譜。  不錯,他對於珊的確是真心的,只是,她並不愛他,事實上,他不過是在扮演少年維特罷了。  他不過是個追尋愛情的少年,想嘗試戀愛的滋味,因此,當他碰見於珊時,他便認為自己戀愛了。  由始至終,他都活在自己建造的玫瑰塔里,編織著甜美的幻想。  因此,當凌頌恩出現,不斷打擊他的美夢,甚至失手毀去他心目中的女神時,他便崩潰了。  他恨她、怨她,將自己的不幸全歸咎在凌頌恩身上,這十年來,他想她的時間竟比於珊多了數倍。  不知不覺,這股強烈的怨恨思念,竟轉變成奇異的情感,這點連田柾國自己都沒發現──直到他在「黑暗派對」上看到她!  想毀掉一個人的方法很多,可他偏偏選擇將她禁錮在身邊,侵犯她的身體、奪取她的靈魂!  這難道不是種變相的執著嗎?  永遠不想放她走,只想把她鎖在身邊,但為了掩飾內心的愧疚,他以「恨」之,心安理得的將她收進懷裡。  直到自己怨恨她的原因都不存在了,他才發現,頌恩對他有多麼的重要!  回想起過去,恍如隔世,他曾經在黑暗中徘徊,找不到眼前的路。
留言續

@btsff_writer_suga_yung

btsff_writer_suga_yung
第19章
望著岑淑娟哭腫的眼睛,田柾國疲憊的閉上眼睛。  已經到任何可能的地方尋找過了,包括她最初租賃的加蓋屋,甚至是淫媒方姨那兒都打聽過,就是找不到凌頌恩的下落。  跑了台北市一圈又一圈,田柾國的體力已快到達極限。  他已經從岑淑娟口中,得知當年事情的真相了──可笑的是,他最信任的人和最恨的人,竟會說出一模一樣的話。  他太盲目了,年輕的他為了戀受而戀愛,從來不管眼前的障礙是什麼,他相信愛是一切!  沒想到,他信以為真的愛,竟然是幼影,而他所不屑的愛,竟是如此真實而刻骨銘心。  十三歲的孩子,一直單戀著他,十年裡從不斷肻,這是怎樣的一份痴心與專情啊?  她以冷漠包裝她的傾慕,用語氣博取他的注意,可他卻什麼都看不到。  他從來不去深思她話中的含意,也完全不在乎她眼底的情愫。他只知道追逐自己的蝴蝶,那隻屬於別人的美麗蝴蝶。 「頌恩小姐其實是個善良的女孩,只是父母婚姻失敗,造成她的心裡創傷,所以她外表才裝出冷漠、高傲的模樣。」 岑淑娟擦去眼淚,緩緩的說:「國,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相遇的情形嗎?」 田柾國斂下深幽的眸光,淡淡的說:「記得,當時的我,一人在紐約的黑街討生活……」 「那時你和人械鬥,躺在地上奄奄一息。我看到你時,你全身都是血,整個人瘦得只剩下一把骨頭,當時我以為你沒救了,若不是這雙眼……」 岑淑娟輕摸著他濃黑的眉毛。「為了這雙眼裡的堅強、脆弱、孤單與驕傲,我冒著犯罪的危險,將你自紐約帶回台灣,開始了我們相依為命的生活。」 「我永遠感激妳,娟姨。」田柾國閉上眼睛,沉重的說。 「頌恩小姐也有這樣一雙眼睛,在她囂張任性的外表,我可以看到她內心的無助與失措。國,其實你們是一樣的啊!」 岑淑娟悲傷  的望著他。「她信任我,所以在我面前,她是那麼乖巧、可愛。說來諷刺,親生母親在身邊,她卻無法、也不敢向母親索取一丁點關懷,你應該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。」 田柾國沉默。他心裡很明白,對於一個一出生,便與父母隔離的孩子來說,旁人的一點點呵護,會有多麼的溫馨甜美。  更何況是父母在身旁,卻又不曾得真正關心的凌頌恩! 「我可以看到連凌家夫婦都不曾看過、真正的頌恩小姐,她快活、和善,甚至是慈悲的。」岑淑娟擤擤鼻子。 「我不想批評於珊,畢竟人都往生了,而且她也是個可憐的女孩。一個才十幾歲的少女,就要獨立撫養因車禍而殘廢的弟弟,我想她也不是心甘情願當凌老爺的情婦。」 「弟弟……」黑曜諷刺的勾起唇角。「於瓏……頌恩代替於珊,照顧著她殘廢的弟弟,為了他甚至不惜出賣自己……」 他明白了,為了彌補當年的過錯,凌頌恩竟然付出了這麼多!  凌頌恩失手害了父親的情婦,更害死了自己未出世的弟弟,所以即使雙親破產亡,她仍然沒放棄希望,一心一意照顧著於珊留下的弟弟。  而他,他做了些什麼?! 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混蛋,這麼多年來不去追查真相,只會像瘋了似的創業、成功,然後積極尋找她復仇!  復仇!復什麼仇?他的愛人不是他的,孩子更不是!他像一個笑話一樣,不停追逐自己心中的黑影!  自己對她做過的那些事,還有說過那些惡毒的話,此刻如毒蛇反噬般囓咬著他的心,強烈的自責逼得他無處可逃。  他一定要找到她!車子才駛進庭院,田柾國便察覺不對,大門邊似乎有一團物體縮在那兒,一動也不動。  難道是……他迅速的衝下車子,狂奔到大門前。 「頌恩……頌恩……」懷中的她渾身濕透,臉色比白紙還蒼白。  望著她平靜無瑕的面容,彷佛沒有起伏的胸,田柾國心底的恐懼不斷地擴大、擴大…… 她怎麼會在這兒?這裡離山下好遠、好遠,她是怎麼走上來的。 「頌恩!」他帶著哭音喊道。  懷中的小人兒動了一動,胸堂開始緩緩起伏,田柾國狂喜起來,伸手抹去她臉上的亂髮。 「國……」她睜開無神的水眸,專註的凝視著他。「對不起……主……」 「叫我國!」田柾國命令,將她冰冷的小手貼在自己臉頰。「不要叫主人,忘掉那天殺的鬼稱呼。」 凌頌恩迷惑的看著他,突然,她懂了。「我在作夢,對不對?只有夢裡的國,才會對我這麼溫柔。」 「不,妳不是在作夢,我真的是國,全柾國、或田柾國,不論哪一個,都是妳深愛的那個國。」熱淚緩緩淌下他的臉頰,浸濕他濕冷的小手。  這輩子,他從沒為任何人流過眼淚,即使於珊逝去,他也不曾流過半滴淚,然而,望著此刻蒼白而受盡折磨的她,他心底竟湧起從未有過的深沈悲哀。 「騙人,」凌頌恩虛弱的微笑。「國不會哭的,尤其不會為我而哭,他恨我,好恨好恨我,我好心痛……」
1 23 11 hours ago
第19章
望著岑淑娟哭腫的眼睛,田柾國疲憊的閉上眼睛。  已經到任何可能的地方尋找過了,包括她最初租賃的加蓋屋,甚至是淫媒方姨那兒都打聽過,就是找不到凌頌恩的下落。  跑了台北市一圈又一圈,田柾國的體力已快到達極限。  他已經從岑淑娟口中,得知當年事情的真相了──可笑的是,他最信任的人和最恨的人,竟會說出一模一樣的話。  他太盲目了,年輕的他為了戀受而戀愛,從來不管眼前的障礙是什麼,他相信愛是一切!  沒想到,他信以為真的愛,竟然是幼影,而他所不屑的愛,竟是如此真實而刻骨銘心。  十三歲的孩子,一直單戀著他,十年裡從不斷肻,這是怎樣的一份痴心與專情啊?  她以冷漠包裝她的傾慕,用語氣博取他的注意,可他卻什麼都看不到。  他從來不去深思她話中的含意,也完全不在乎她眼底的情愫。他只知道追逐自己的蝴蝶,那隻屬於別人的美麗蝴蝶。 「頌恩小姐其實是個善良的女孩,只是父母婚姻失敗,造成她的心裡創傷,所以她外表才裝出冷漠、高傲的模樣。」 岑淑娟擦去眼淚,緩緩的說:「國,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相遇的情形嗎?」 田柾國斂下深幽的眸光,淡淡的說:「記得,當時的我,一人在紐約的黑街討生活……」 「那時你和人械鬥,躺在地上奄奄一息。我看到你時,你全身都是血,整個人瘦得只剩下一把骨頭,當時我以為你沒救了,若不是這雙眼……」 岑淑娟輕摸著他濃黑的眉毛。「為了這雙眼裡的堅強、脆弱、孤單與驕傲,我冒著犯罪的危險,將你自紐約帶回台灣,開始了我們相依為命的生活。」 「我永遠感激妳,娟姨。」田柾國閉上眼睛,沉重的說。 「頌恩小姐也有這樣一雙眼睛,在她囂張任性的外表,我可以看到她內心的無助與失措。國,其實你們是一樣的啊!」 岑淑娟悲傷  的望著他。「她信任我,所以在我面前,她是那麼乖巧、可愛。說來諷刺,親生母親在身邊,她卻無法、也不敢向母親索取一丁點關懷,你應該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。」 田柾國沉默。他心裡很明白,對於一個一出生,便與父母隔離的孩子來說,旁人的一點點呵護,會有多麼的溫馨甜美。  更何況是父母在身旁,卻又不曾得真正關心的凌頌恩! 「我可以看到連凌家夫婦都不曾看過、真正的頌恩小姐,她快活、和善,甚至是慈悲的。」岑淑娟擤擤鼻子。 「我不想批評於珊,畢竟人都往生了,而且她也是個可憐的女孩。一個才十幾歲的少女,就要獨立撫養因車禍而殘廢的弟弟,我想她也不是心甘情願當凌老爺的情婦。」 「弟弟……」黑曜諷刺的勾起唇角。「於瓏……頌恩代替於珊,照顧著她殘廢的弟弟,為了他甚至不惜出賣自己……」 他明白了,為了彌補當年的過錯,凌頌恩竟然付出了這麼多!  凌頌恩失手害了父親的情婦,更害死了自己未出世的弟弟,所以即使雙親破產亡,她仍然沒放棄希望,一心一意照顧著於珊留下的弟弟。  而他,他做了些什麼?! 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混蛋,這麼多年來不去追查真相,只會像瘋了似的創業、成功,然後積極尋找她復仇!  復仇!復什麼仇?他的愛人不是他的,孩子更不是!他像一個笑話一樣,不停追逐自己心中的黑影!  自己對她做過的那些事,還有說過那些惡毒的話,此刻如毒蛇反噬般囓咬著他的心,強烈的自責逼得他無處可逃。  他一定要找到她!車子才駛進庭院,田柾國便察覺不對,大門邊似乎有一團物體縮在那兒,一動也不動。  難道是……他迅速的衝下車子,狂奔到大門前。 「頌恩……頌恩……」懷中的她渾身濕透,臉色比白紙還蒼白。  望著她平靜無瑕的面容,彷佛沒有起伏的胸,田柾國心底的恐懼不斷地擴大、擴大…… 她怎麼會在這兒?這裡離山下好遠、好遠,她是怎麼走上來的。 「頌恩!」他帶著哭音喊道。  懷中的小人兒動了一動,胸堂開始緩緩起伏,田柾國狂喜起來,伸手抹去她臉上的亂髮。 「國……」她睜開無神的水眸,專註的凝視著他。「對不起……主……」 「叫我國!」田柾國命令,將她冰冷的小手貼在自己臉頰。「不要叫主人,忘掉那天殺的鬼稱呼。」 凌頌恩迷惑的看著他,突然,她懂了。「我在作夢,對不對?只有夢裡的國,才會對我這麼溫柔。」 「不,妳不是在作夢,我真的是國,全柾國、或田柾國,不論哪一個,都是妳深愛的那個國。」熱淚緩緩淌下他的臉頰,浸濕他濕冷的小手。  這輩子,他從沒為任何人流過眼淚,即使於珊逝去,他也不曾流過半滴淚,然而,望著此刻蒼白而受盡折磨的她,他心底竟湧起從未有過的深沈悲哀。 「騙人,」凌頌恩虛弱的微笑。「國不會哭的,尤其不會為我而哭,他恨我,好恨好恨我,我好心痛……」

@btsff_writer_suga_yung

btsff_writer_suga_yung
第18章 「妳胡說什麼?賤人!」他猛烈的搖著她。  凌頌恩被他搖得頭暈目胘,陣陣強烈的嘔吐感不停湧上來。她忍下極度不適,勉強說:「我沒有胡說,因為於珊──一直都是我父親的情婦。」 耳邊響起狂雷般的巨響,田柾國整個人像被劈中似的猛震。他惡狠狠的望著凌頌恩,眸里充滿啫血的光芒。 「住口,妳這個無恥的說謊者。」他厲聲咆哮。「妳和妳父親一樣不要臉、滿口胡言亂語。」 凌頌恩任由他瘋狂撒潑,她知道他一時無法接受──自己深的的女人,竟然是老闆的情婦? 「我沒有,早在你進凌家以前,他們就在一起了,是你太笨,看不清事情的真相。」 「不可能!」他握緊拳頭,用力捶上原木地板。「別再說了──否則我會殺死妳。」 「你不但笨,而且沒有正視現實的勇氣。」凌頌恩悲哀的說:「想想看,你和於珊相處的時間有多少?你真了解她?還有,當你揮汗工作時,她都待在哪裡?」 見他的臉色愈來愈蒼白,凌頌恩沈痛的說:「她去書房,並不是陪我讀書,而是在跟我父親……」 「夠了!」田柾國仍不死心的暴吼。「就算如此,珊珊後來愛的是我,她願意跟我遠走高飛。」 「不,她從頭至尾都不愛你,我曾聽到她是如何在我父親面前,嘲笑你的自不量力,」凌頌恩也跟著叫起來。「我討厭她,是因為她欺騙了你,你知道嗎?」 「別再說了,我不會相信你的話,為了達到目的,妳什麼事情做不出來?連賣身當玩具也肯!」田柾國將她推倒在地,猦狂撕著她的衣服。 「妳這無恥的女人,」強壯的身軀毫不憐惜地壓上孱弱的小身子,阻止她的扭動掙扎。「珊珊絕不會跟妳一樣,為錢出賣自己,絕不會。」 他將凌頌恩脫得一絲不掛,再冷酷的綁起她,用盡他所能想象、最殘暴可怕的姿勢與方法佔有著她。  看見她瑩白的身軀,在自己的肆虐下瘀痕處處,他更加狂暴了。  若要下地獄,那麼就一起走吧!他絕不容許她一人孤單的留在世上…… 灌下一杯伏特加,熱辣的酒意直燒喉嚨,望著年輕酒保那張漂亮到奇怪的臉,黑曜有短暫的茫然。 「你有沒有喜歡過一個女人,為她到瘋狂的地步?」他含糊不清的問。  酒保以琥珀色的淡眸看了他一眼,不答。 「告訴我!」他抓住他的手腕。 「喂喂喂,別鬧事!」另一隻麥芽色的手,隔開了黑曜不規矩的毛手。「對不起啊!他心情不好,喝醉了。」 那西斯對酒保露出歉意的一笑。「你又來客串當酒保啦?」 酒保斂斂眸子,神情似笑非笑的。「你朋友心情很糟。」 「還不是為了感情的事。」那西斯聳聳肩。「對了,還沒祝你新婚愉快呢!」 「謝謝。」酒保有禮的欠欠身。「帶你朋友走吧!我不想他在這兒鬧事。」 「你還是一樣冷淡啊!」那西斯微微嘆氣。「下次再來看你,我得先把這隻老虎抬回家。」 他吃力的將田柾國負在肩膀上,步伐不穩的往外走。 「哎呀,竟然下起雨來了。」那西斯喃喃抱怨。  陣陣細雨襲來,打得兩旁枝葉簌簌作響,也淋醒田柾國的神智。 「這裡是哪兒?」他抬頭張望,醉眼迷濛的問。 「是天堂。」那西斯沒好氣的說,「現在背著你的,是個可愛的持劍天使,若他不高興,他會拿劍將你的頭顱砍下來。」 「我要回去喝酒。」 田柾國推開他,踉蹌的往前走。 「站住!喂。」那西斯不高興的喊。「你再不停下來,我就不將凌頌恩的事告訴你。」 腳步略為一停,接著又繼續往前走。「那種女人的事,我完全不想知道。」 「那於珊呢?」那西斯說:「很抱歉我擅自去調查了當年的事,因為我對凌小姐實在感到抱歉,所以我不得不……」 那西斯的領子突然被揪起,濃厚的酒氣撲鼻而來。「那西斯,我早就告訴你,少管我的事。」 「我是不想管,但我不希望你錯怪好人。」那西斯眼神透出幽光。「我下午去辦公室找你……看到滿地的破布了……很抱歉我也看了凌小姐那封信。」 「你真該死!」田柾國打了一個酒嗝。 「隨便你怎麼說,不過讓一個好女孩這樣愛你十年,你還真幸運。」那西斯嘆口氣。「可惜你當時看不上人家,反倒熱烈追求她父親的情婦。」 「你說什麼?」田柾國睜開醉眼,咆哮著。  早就料他的反應,那西斯也不怕,交握雙臂懶懶的凝視他。
留言續
2 23 11 hours ago
第18章 「妳胡說什麼?賤人!」他猛烈的搖著她。  凌頌恩被他搖得頭暈目胘,陣陣強烈的嘔吐感不停湧上來。她忍下極度不適,勉強說:「我沒有胡說,因為於珊──一直都是我父親的情婦。」 耳邊響起狂雷般的巨響,田柾國整個人像被劈中似的猛震。他惡狠狠的望著凌頌恩,眸里充滿啫血的光芒。 「住口,妳這個無恥的說謊者。」他厲聲咆哮。「妳和妳父親一樣不要臉、滿口胡言亂語。」 凌頌恩任由他瘋狂撒潑,她知道他一時無法接受──自己深的的女人,竟然是老闆的情婦? 「我沒有,早在你進凌家以前,他們就在一起了,是你太笨,看不清事情的真相。」 「不可能!」他握緊拳頭,用力捶上原木地板。「別再說了──否則我會殺死妳。」 「你不但笨,而且沒有正視現實的勇氣。」凌頌恩悲哀的說:「想想看,你和於珊相處的時間有多少?你真了解她?還有,當你揮汗工作時,她都待在哪裡?」 見他的臉色愈來愈蒼白,凌頌恩沈痛的說:「她去書房,並不是陪我讀書,而是在跟我父親……」 「夠了!」田柾國仍不死心的暴吼。「就算如此,珊珊後來愛的是我,她願意跟我遠走高飛。」 「不,她從頭至尾都不愛你,我曾聽到她是如何在我父親面前,嘲笑你的自不量力,」凌頌恩也跟著叫起來。「我討厭她,是因為她欺騙了你,你知道嗎?」 「別再說了,我不會相信你的話,為了達到目的,妳什麼事情做不出來?連賣身當玩具也肯!」田柾國將她推倒在地,猦狂撕著她的衣服。 「妳這無恥的女人,」強壯的身軀毫不憐惜地壓上孱弱的小身子,阻止她的扭動掙扎。「珊珊絕不會跟妳一樣,為錢出賣自己,絕不會。」 他將凌頌恩脫得一絲不掛,再冷酷的綁起她,用盡他所能想象、最殘暴可怕的姿勢與方法佔有著她。  看見她瑩白的身軀,在自己的肆虐下瘀痕處處,他更加狂暴了。  若要下地獄,那麼就一起走吧!他絕不容許她一人孤單的留在世上…… 灌下一杯伏特加,熱辣的酒意直燒喉嚨,望著年輕酒保那張漂亮到奇怪的臉,黑曜有短暫的茫然。 「你有沒有喜歡過一個女人,為她到瘋狂的地步?」他含糊不清的問。  酒保以琥珀色的淡眸看了他一眼,不答。 「告訴我!」他抓住他的手腕。 「喂喂喂,別鬧事!」另一隻麥芽色的手,隔開了黑曜不規矩的毛手。「對不起啊!他心情不好,喝醉了。」 那西斯對酒保露出歉意的一笑。「你又來客串當酒保啦?」 酒保斂斂眸子,神情似笑非笑的。「你朋友心情很糟。」 「還不是為了感情的事。」那西斯聳聳肩。「對了,還沒祝你新婚愉快呢!」 「謝謝。」酒保有禮的欠欠身。「帶你朋友走吧!我不想他在這兒鬧事。」 「你還是一樣冷淡啊!」那西斯微微嘆氣。「下次再來看你,我得先把這隻老虎抬回家。」 他吃力的將田柾國負在肩膀上,步伐不穩的往外走。 「哎呀,竟然下起雨來了。」那西斯喃喃抱怨。  陣陣細雨襲來,打得兩旁枝葉簌簌作響,也淋醒田柾國的神智。 「這裡是哪兒?」他抬頭張望,醉眼迷濛的問。 「是天堂。」那西斯沒好氣的說,「現在背著你的,是個可愛的持劍天使,若他不高興,他會拿劍將你的頭顱砍下來。」 「我要回去喝酒。」 田柾國推開他,踉蹌的往前走。 「站住!喂。」那西斯不高興的喊。「你再不停下來,我就不將凌頌恩的事告訴你。」 腳步略為一停,接著又繼續往前走。「那種女人的事,我完全不想知道。」 「那於珊呢?」那西斯說:「很抱歉我擅自去調查了當年的事,因為我對凌小姐實在感到抱歉,所以我不得不……」 那西斯的領子突然被揪起,濃厚的酒氣撲鼻而來。「那西斯,我早就告訴你,少管我的事。」 「我是不想管,但我不希望你錯怪好人。」那西斯眼神透出幽光。「我下午去辦公室找你……看到滿地的破布了……很抱歉我也看了凌小姐那封信。」 「你真該死!」田柾國打了一個酒嗝。 「隨便你怎麼說,不過讓一個好女孩這樣愛你十年,你還真幸運。」那西斯嘆口氣。「可惜你當時看不上人家,反倒熱烈追求她父親的情婦。」 「你說什麼?」田柾國睜開醉眼,咆哮著。  早就料他的反應,那西斯也不怕,交握雙臂懶懶的凝視他。
留言續

@btsff_writer_suga_yung

btsff_writer_suga_yung
第17章
從前「熱愛」工作的田柾國,最近開始變得有些浮躁,望著凌頌恩纖細單薄的身子,心中的煩悶更加深了。  盡情將她玩弄后,再狠狠丟掉,這本該是最理想的結果,可是他沒想到,事情竟會陷入僵局之中。  沒有一句交代,沒有任何說語,那天,他就像丟掉不要的小動物似的,將她扔在娟姨家裡。  原以為凌頌恩會趁此脫身,棲息在娟姨的安樂窩裡,可她並沒有!  第二天,她仍是乖乖的準時上班,順從的做事,還有,依舊不敢看他  凌厲的眼神。  這個舉動激怒了他,卻也奇異的撫平他心中另一角的不安。  他究竟在期待什麼?!田柾國咒罵自己。  既然她可以懲不知恥的繼續在面前工作,他自然也可以恢復成以往冷漠無情的田柾國。  可事性並非自己所想的般如意,該死的他竟被她撥亂了心思,平時專註於工作的他,現在竟會開始在意她的一舉一動。  無論一聲咳嗽,鍵盤停頓的聲音,都能引得他停下手中的工作,看她一眼。  今天的她臉色似乎特別壞,蒼白的唇色連粉色唇蜜都遮不住。  已經超過十二點了,她這麼拼死拼活又是為了什麼?  終於,他走了過去,為了掩飾尷尬,他重重的「嗯」了一聲。  凌頌恩驚訝的抬起頭來,水眸無措的凝視著他。「……主人?」 「已經中午,還不去用餐?」他故意漠視她熱切的眼光。 「我不餓。」她微微紅了臉,心臟跳得很快。  他願意開口跟她說話了,她好開心。  自那天他將自己丟在娟姨家后,她就明白了他的意思──他不要她,他根本不願意接受她的愛,甚至連多看她一眼都不肯。  這項認知幾乎擊碎了她的心!  但倔強的個性使她不願意就這麼退卻,明知他不想看到自己,她依舊厚顏到公司去,假裝一切都沒發生過,他仍是她的上司,而她,還是他的貼身助理。  他們彼此不說話、不交談,他有任何命令皆用ICQ傳達,同一個房間里,他竟然連一句話都吝於施捨給她。  已經兩個月了,就當她快要心灰意冷之際,他卻過來了,  興奮使血液全衝上了腦袋,她有半刻暈眩。 「去洗把臉,我帶妳出去吃飯!」他實在受不了他的蒼白、瘦弱。  凌頌恩獃獃看著他,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。 「快去,別浪費我的時間。」田柾國不耐的催促,深怕自己下一刻就後悔。  凌頌恩露出的久違微笑,匆匆走進旁邊的附設盥洗室。  田柾國被她美麗的笑容給震呆了,有瞬間,他甚至希望能留住這個微笑,讓它不要消失。 「我在想什麼!該死的。」他不悅的轉過身,焦躁的敲著桌子。  這時,屏幕上一封閃爍的郵件吸引了他的注意。  他不是存心想偷看,可偌大的字卻一個個自動映入他的眼睛里── 恩姐姐:  近來如何啦!我可是好得不得了呢!現在的我,已經可以不靠拐杖行走,英語也已經非常流暢了。  再過不久,我就可以像正常人般的走路了,護士說我身高有一百八十公分,身材比例也很完美,將來穿上西裝一定很帥。  真希望那天趕快到來。  最卜斤,我常常在想我們之間的事,距離愈遙遠,我卻愈想妳,我知道妳工作很忙,無法分身來美國看我,但我真的很思念妳。  我想我等不及了,恩姐姐,讓我們一起生活吧!  雖然現在的我沒資格承諾什麼,但我自信有能力給妳幸福,請答應我的要氷,好嗎?  妳曾經答應我,未來一定會當我的新娘,請別忘了妳的誓言。 -思念妳至深的阿瓏  他的心臟彷佛被強烈一擊,瞬間失去跳動的能力,眼前的字不斷放大、佔據了他所有視線。  阿瓏?那不是她寧願出賣自己、也要保他周全的「弟弟」嗎?  為什麼這個「弟弟」,會寫出這種熱情洋溢的求婚信?! 他們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?  亂倫?近親相奸,又或者是──他們沒有血緣關係!  這就對了,凌頌恩明明就是獨生女,根本沒有任何兄弟姐妹!苦還有個弟弟,凌老頭會將她寵得這麼無法無天嗎?  想起凌頌恩為這個「弟弟」所做的犧牲,一股前所未有的怒火燒融了黑曜的理智!  已經有個要論及婚嫁、而且是新鮮幼齒的對象了,她居然還敢厚著臉皮說她愛他?! 而天殺的他竟然也真的相信了!
留言續
2 22 11 hours ago
第17章
從前「熱愛」工作的田柾國,最近開始變得有些浮躁,望著凌頌恩纖細單薄的身子,心中的煩悶更加深了。  盡情將她玩弄后,再狠狠丟掉,這本該是最理想的結果,可是他沒想到,事情竟會陷入僵局之中。  沒有一句交代,沒有任何說語,那天,他就像丟掉不要的小動物似的,將她扔在娟姨家裡。  原以為凌頌恩會趁此脫身,棲息在娟姨的安樂窩裡,可她並沒有!  第二天,她仍是乖乖的準時上班,順從的做事,還有,依舊不敢看他  凌厲的眼神。  這個舉動激怒了他,卻也奇異的撫平他心中另一角的不安。  他究竟在期待什麼?!田柾國咒罵自己。  既然她可以懲不知恥的繼續在面前工作,他自然也可以恢復成以往冷漠無情的田柾國。  可事性並非自己所想的般如意,該死的他竟被她撥亂了心思,平時專註於工作的他,現在竟會開始在意她的一舉一動。  無論一聲咳嗽,鍵盤停頓的聲音,都能引得他停下手中的工作,看她一眼。  今天的她臉色似乎特別壞,蒼白的唇色連粉色唇蜜都遮不住。  已經超過十二點了,她這麼拼死拼活又是為了什麼?  終於,他走了過去,為了掩飾尷尬,他重重的「嗯」了一聲。  凌頌恩驚訝的抬起頭來,水眸無措的凝視著他。「……主人?」 「已經中午,還不去用餐?」他故意漠視她熱切的眼光。 「我不餓。」她微微紅了臉,心臟跳得很快。  他願意開口跟她說話了,她好開心。  自那天他將自己丟在娟姨家后,她就明白了他的意思──他不要她,他根本不願意接受她的愛,甚至連多看她一眼都不肯。  這項認知幾乎擊碎了她的心!  但倔強的個性使她不願意就這麼退卻,明知他不想看到自己,她依舊厚顏到公司去,假裝一切都沒發生過,他仍是她的上司,而她,還是他的貼身助理。  他們彼此不說話、不交談,他有任何命令皆用icq傳達,同一個房間里,他竟然連一句話都吝於施捨給她。  已經兩個月了,就當她快要心灰意冷之際,他卻過來了,  興奮使血液全衝上了腦袋,她有半刻暈眩。 「去洗把臉,我帶妳出去吃飯!」他實在受不了他的蒼白、瘦弱。  凌頌恩獃獃看著他,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。 「快去,別浪費我的時間。」田柾國不耐的催促,深怕自己下一刻就後悔。  凌頌恩露出的久違微笑,匆匆走進旁邊的附設盥洗室。  田柾國被她美麗的笑容給震呆了,有瞬間,他甚至希望能留住這個微笑,讓它不要消失。 「我在想什麼!該死的。」他不悅的轉過身,焦躁的敲著桌子。  這時,屏幕上一封閃爍的郵件吸引了他的注意。  他不是存心想偷看,可偌大的字卻一個個自動映入他的眼睛里── 恩姐姐:  近來如何啦!我可是好得不得了呢!現在的我,已經可以不靠拐杖行走,英語也已經非常流暢了。  再過不久,我就可以像正常人般的走路了,護士說我身高有一百八十公分,身材比例也很完美,將來穿上西裝一定很帥。  真希望那天趕快到來。  最卜斤,我常常在想我們之間的事,距離愈遙遠,我卻愈想妳,我知道妳工作很忙,無法分身來美國看我,但我真的很思念妳。  我想我等不及了,恩姐姐,讓我們一起生活吧!  雖然現在的我沒資格承諾什麼,但我自信有能力給妳幸福,請答應我的要氷,好嗎?  妳曾經答應我,未來一定會當我的新娘,請別忘了妳的誓言。 -思念妳至深的阿瓏  他的心臟彷佛被強烈一擊,瞬間失去跳動的能力,眼前的字不斷放大、佔據了他所有視線。  阿瓏?那不是她寧願出賣自己、也要保他周全的「弟弟」嗎?  為什麼這個「弟弟」,會寫出這種熱情洋溢的求婚信?! 他們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?  亂倫?近親相奸,又或者是──他們沒有血緣關係!  這就對了,凌頌恩明明就是獨生女,根本沒有任何兄弟姐妹!苦還有個弟弟,凌老頭會將她寵得這麼無法無天嗎?  想起凌頌恩為這個「弟弟」所做的犧牲,一股前所未有的怒火燒融了黑曜的理智!  已經有個要論及婚嫁、而且是新鮮幼齒的對象了,她居然還敢厚著臉皮說她愛他?! 而天殺的他竟然也真的相信了!
留言續

@btsff_writer_suga_yung

btsff_writer_suga_yung
第16章
兩人正在鬧得不可開交之際,門忽然打開了。 「是國啊!怎麼吵吵鬧鬧的,快進來啊!」岑淑娟疑惑的看著他,眼光一轉,落在凌頌恩的身上。「這位小姐是──頌恩?!」 她驚喜交加,邊喊道邊激動的抱住凌頌恩的小身子。「頌恩小姐,真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。」 「娟姨!」淚水再次洶湧的流出,悲哀中摻雜了喜悅。  她羞慚的低下頭,下敢直視岑淑娟的眼睛。 「來來,進來坐,」岑淑娟興奮得不得了,連田柾國也不管了,注意力全放在凌頌恩身上。「快,讓娟姨好好看看妳。」 「我……」她遲疑的看了他一眼。 「別理國,這麼久沒見面,我有很多話想向妳說,來,進房間聊。」岑淑娟拉住凌頌恩的手,邊示意田柾國自行打發時間。 「告訴娟姨,這麼多年來妳是怎麼過活的?還有……」 田柾國跟在兩人身後,看著她們邊談邊進了房間,臉上的表情是莫測高深的。  依他對凌頌恩的了解,她一定會在娟姨面前,狠狠數落他的不是,將自己惡劣事迹全數說出,好博娟姨的同情,並藉此教訓他一頓。  他不在乎,也做好準備接受娟姨的責怪,反正凌頌恩就是那種女人,他早就有心理準備。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,但田柾國想象中的畫面還未出現,他有點想睡了,不知不覺間,雙眼緩緩閉上。  這一覺睡得極為舒服,田柾國彷佛從來沒這麼安心的熟睡過。朦朧中,他似乎感到有人輕撫他  剛毅的臉,柔柔地在耳邊說話。  是珊珊嗎?只有珊珊才有那麼溫和、輕柔的聲調,及馨香甜美的氣息。  可他看不清她的臉,他實在太疲倦了,暫時沒有氣力去深究。  天色微暝,田柾國望著身上的毛毯,有半刻呆怔,他似乎睡得太久了一些。 「你醒啦?」岑淑娟坐在沙發後面,神情是凝重的。  田柾國心中有數,他屈起長腿,鎮定的交握十指。 「娟姨,妳想說什麼就說吧!」 「頌恩小姐憔悴了。」 「看得出來,」他不置可否。「畢竟她已經不是從前的大小姐了。」 「她已經將這些年來的經歷告訴我了,」岑淑娟擦擦眼睛,看來很傷感。「真苦了她,當時她才十八歲,還得……」 「夠了!」田柾國冷漠的打斷她。「當年的我,比她遭遇過更可怕的狀況,我不想說自己的血淚史,但要不是她,我的人生會是不一樣的。」 「國!」岑淑娟以特異的眼神望著田柾國。「有些事心青並非你所想象的那樣,其實……」 「我不想聽。」田柾國拒絕討論這件事。「她呢?」 「已經睡了,要她回憶起那抹不堪回首的過去,她已經心力交瘁了。」 睡了?印象中,他從沒見過她睡著的模樣,他起床時,她就得站在餐廳里服侍他吃早餐,深夜,她也必須等回去之後才能歇息。  內心突然有一股渴望,在還來不及解釋自己的行為時,田柾國已經輕開了房門,走進去。  映入眼帘的,是一張和絲被差不多同樣雪白的小臉,櫻桃大的紅唇,與垂放的長睫。  她的手緊緊握住絲被,神情憂鬱,連夢裡十在皺眉頭。  這一瞬間,一滴一滴奇異的感覺流入他的心底,他彷佛從來不認識眼前的人。此刻的她,看起來是如此純真、美麗,帶著濃濃的憂傷。  這不是凌頌恩的臉,完全不是他記憶里的她──田柾國承認,當時太厭惡她,甚至連她的長相都看不清。 
留言續
2 24 11 hours ago
第16章
兩人正在鬧得不可開交之際,門忽然打開了。 「是國啊!怎麼吵吵鬧鬧的,快進來啊!」岑淑娟疑惑的看著他,眼光一轉,落在凌頌恩的身上。「這位小姐是──頌恩?!」 她驚喜交加,邊喊道邊激動的抱住凌頌恩的小身子。「頌恩小姐,真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。」 「娟姨!」淚水再次洶湧的流出,悲哀中摻雜了喜悅。  她羞慚的低下頭,下敢直視岑淑娟的眼睛。 「來來,進來坐,」岑淑娟興奮得不得了,連田柾國也不管了,注意力全放在凌頌恩身上。「快,讓娟姨好好看看妳。」 「我……」她遲疑的看了他一眼。 「別理國,這麼久沒見面,我有很多話想向妳說,來,進房間聊。」岑淑娟拉住凌頌恩的手,邊示意田柾國自行打發時間。 「告訴娟姨,這麼多年來妳是怎麼過活的?還有……」 田柾國跟在兩人身後,看著她們邊談邊進了房間,臉上的表情是莫測高深的。  依他對凌頌恩的了解,她一定會在娟姨面前,狠狠數落他的不是,將自己惡劣事迹全數說出,好博娟姨的同情,並藉此教訓他一頓。  他不在乎,也做好準備接受娟姨的責怪,反正凌頌恩就是那種女人,他早就有心理準備。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,但田柾國想象中的畫面還未出現,他有點想睡了,不知不覺間,雙眼緩緩閉上。  這一覺睡得極為舒服,田柾國彷佛從來沒這麼安心的熟睡過。朦朧中,他似乎感到有人輕撫他  剛毅的臉,柔柔地在耳邊說話。  是珊珊嗎?只有珊珊才有那麼溫和、輕柔的聲調,及馨香甜美的氣息。  可他看不清她的臉,他實在太疲倦了,暫時沒有氣力去深究。  天色微暝,田柾國望著身上的毛毯,有半刻呆怔,他似乎睡得太久了一些。 「你醒啦?」岑淑娟坐在沙發後面,神情是凝重的。  田柾國心中有數,他屈起長腿,鎮定的交握十指。 「娟姨,妳想說什麼就說吧!」 「頌恩小姐憔悴了。」 「看得出來,」他不置可否。「畢竟她已經不是從前的大小姐了。」 「她已經將這些年來的經歷告訴我了,」岑淑娟擦擦眼睛,看來很傷感。「真苦了她,當時她才十八歲,還得……」 「夠了!」田柾國冷漠的打斷她。「當年的我,比她遭遇過更可怕的狀況,我不想說自己的血淚史,但要不是她,我的人生會是不一樣的。」 「國!」岑淑娟以特異的眼神望著田柾國。「有些事心青並非你所想象的那樣,其實……」 「我不想聽。」田柾國拒絕討論這件事。「她呢?」 「已經睡了,要她回憶起那抹不堪回首的過去,她已經心力交瘁了。」 睡了?印象中,他從沒見過她睡著的模樣,他起床時,她就得站在餐廳里服侍他吃早餐,深夜,她也必須等回去之後才能歇息。  內心突然有一股渴望,在還來不及解釋自己的行為時,田柾國已經輕開了房門,走進去。  映入眼帘的,是一張和絲被差不多同樣雪白的小臉,櫻桃大的紅唇,與垂放的長睫。  她的手緊緊握住絲被,神情憂鬱,連夢裡十在皺眉頭。  這一瞬間,一滴一滴奇異的感覺流入他的心底,他彷佛從來不認識眼前的人。此刻的她,看起來是如此純真、美麗,帶著濃濃的憂傷。  這不是凌頌恩的臉,完全不是他記憶里的她──田柾國承認,當時太厭惡她,甚至連她的長相都看不清。
留言續

@btsff_writer_suga_yung

btsff_writer_suga_yung
第15章
辦公室里的人都走光弓,只剩幾位重要的高級幹部,還在孜孜不倦的勞動著,而位於四十層樓的總裁辦公室,此刻燈光微暗。  一具瑩白鮮美的肉體,正被壓在桃木製的辦公桌上,無助的擺動著。 「呃……」強烈的貫入,使凌頌恩忍不住痛叫出聲,她捉住田柾國強壯的手臂,低聲哀求,「可不可以……輕一點?」 「妳有資格向我提出要求嗎?」他邊說,邊將自己的分身緩緩抽出,再重重刺入! 「嗚……」強咽下即將出口的呻吟,凌頌恩別過頭,任由他瘋狂抽弄自己的身軀。 「看著我,」田柾國強橫的命令,「我要妳看著我!」 拇指在軟丘上溫柔的撥動,下半身卻猛烈的飆馳著,凌頌恩睜開眼,凝視著他剛強的面孔。  他可以溫柔、也可以狂暴,她多希望能擁有完整的他。 「妳喜歡那西斯?」他突然丟出個奇怪的問題。  凌頌恩訝異的微啟櫻唇,不明白他話中的意思。 「我再問一次!」他停下在她軟丘上肆虐的手,轉而握住那雙纖細的腳踝…… 「我喜歡你,我愛你,國──」 腦子裡很亂,雖然臉上沒有任何錶情,但此刻的田柾國,卻是頭痛欲裂。  他怎麼樣也想不到,那個不可一世的大小姐,對他竟是抱持著這樣的情感! 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?被他凌辱時,不可能,她又不是被虐待狂!  那麼,是自己還在凌家打工的時候?十年前…… 她愛了他十年!有可能嗎?  就是因為這樣,所以她才特別愛找珊珊麻煩,因為凌頌恩一定知道,自己喜歡的是珊珊!  女人的忌妒心真是可怕,一個才十三歲的孩子,竟也知道該怎麼對付自己的情敵!  可當自己聽到她的真心話時,不諱言的,他心中確實感到一陣強大的震動!而那股深沈的恨意,竟也因為她那句告白而暫時凝住!  不,不可能的,他討厭她、憎惡她,他從沒將凌頌恩這個賤人放在心上,他愛的是珊珊,以前是,現在也是!  他是不會變心的。  對於她那幼稚的愛語,自己應該是不屑一顧的,可此刻,他的心情卻亂得不能自已。  對於她的囂張、倨傲,他可以用殘酷的手段將之粉碎,然而面對她的柔順、悲哀時,他竟該死的有些動搖了。  她為什麼要這麼輕易就臣服?這麼輕易就將心交出來?  他不想要、也不能夠要!害死珊珊的女人,憑什麼得到他的愛?! 看著那空蕩蕩的位置,心底那把無名火發得莫名其妙。  手機不識相的響起,田柾國現在正有氣無處發泄,他一把接起手機,無論對方是誰,他都打算先狂罵一頓。 「國!我是娟姨啊!」柔和慈祥的聲音,自話筒另一端傳了過來,而這個人,正是世界上他惟一不能罵的人。  田柾國硬生生將咒罵吞回肚子里,忍著氣說:「娋姨,近來好嗎?」 「你終於肯接我電話了。」岑淑娟欣慰的說:「你是怎麼了,為什麼發這麼大的脾氣,那麼久都不和娟姨聯絡?」 「我沒有。」田柾國煩躁的耙耙頭髮。「娟姨,有事嗎?」 「有啊,我很想你,可以過來一趙嗎?」岑淑娟說:「還有,上次你提到頌恩小姐……」 「妳想見她嗎?」田柾國直截了當的問。 「想,當然想。」岑淑娋熱切的說:「分開那麼多年了,我很想知道她究竟過得好不好,你知道她在嗎兒?」 「娟姨,妳不是明知故問嗎?」田柾國說:「明天,我明天帶她去見妳。」 望著車窗外淅瀝瀝的雨,凌頌恩的眼眶微濕,低下頭,她不敢看身邊的他。  自說出心意的那天起,田柾國便有意避著她,像她是什麼骯髒的玩意兒似的,連話不願意對她多說一句。  他真的……是那麼那麼的恨著她嗎?連她發自心底的告白,都被他當成是無聊的瘋言瘋語? 「到了,下車吧!」他隨意將車停在巷口,接著徑自向前走去,完全不動嬌小的凌頌恩是否跟得上他的步伐。 「你帶我來……」她氣喘吁吁的追著,「是要見誰?」 「娟姨,妳想見她嗎?」田柾國毫無誠意的問。  聽到這個名字,凌頌恩一呆,這才慌張的搖頭,「不,我不要。」 她不要見娟姨,她沒有臉見她,在自己做過那麼多低賤、無恥的事後,她沒有勇氣面對當年的舊識。 「妳不想見她?很好!」田柾國一把扯住她細瘦的手臂往前拖。「既然如此,我堅持妳一定得見她!」 「國……國……」看見他利刃般的眼光,凌頌恩的眼眶漾起霧氣。「我求求你發發慈悲,讓我走!我不要見娟姨,我不想見她!」 「為什麼不想見?」田柾國冷酷的說:「是因為妳自慚形穢,還是因為妳賤到為錢出賣自己?」 「都有、全都有,這樣你滿意了沒?」即使已捂住住了小臉,淚水還是自指縫間不停落下。 「娟姨從小就疼我,她是凌家惟一對我好的人,我不想讓她看見我這樣,」她低聲啜泣。「我不要她難受,你懂嗎?」 「難受?她會為妳難受?」田柾國不屑至極。「妳囂張、跋扈,娟姨會對妳好,是她本性良善,她才不會為妳的自甘下賤而難受!  手掌仍不放鬆力量,田柾國硬是拖著凌頌恩來到門口。 「按!」他強迫的將她的手指放在門鈴上。「快按,說我凌大小姐今天紆尊降貴,來拜訪昔日服侍我的管家!快呀!」 「放開
1 26 11 hours ago
第15章
辦公室里的人都走光弓,只剩幾位重要的高級幹部,還在孜孜不倦的勞動著,而位於四十層樓的總裁辦公室,此刻燈光微暗。  一具瑩白鮮美的肉體,正被壓在桃木製的辦公桌上,無助的擺動著。 「呃……」強烈的貫入,使凌頌恩忍不住痛叫出聲,她捉住田柾國強壯的手臂,低聲哀求,「可不可以……輕一點?」 「妳有資格向我提出要求嗎?」他邊說,邊將自己的分身緩緩抽出,再重重刺入! 「嗚……」強咽下即將出口的呻吟,凌頌恩別過頭,任由他瘋狂抽弄自己的身軀。 「看著我,」田柾國強橫的命令,「我要妳看著我!」 拇指在軟丘上溫柔的撥動,下半身卻猛烈的飆馳著,凌頌恩睜開眼,凝視著他剛強的面孔。  他可以溫柔、也可以狂暴,她多希望能擁有完整的他。 「妳喜歡那西斯?」他突然丟出個奇怪的問題。  凌頌恩訝異的微啟櫻唇,不明白他話中的意思。 「我再問一次!」他停下在她軟丘上肆虐的手,轉而握住那雙纖細的腳踝…… 「我喜歡你,我愛你,國──」 腦子裡很亂,雖然臉上沒有任何錶情,但此刻的田柾國,卻是頭痛欲裂。  他怎麼樣也想不到,那個不可一世的大小姐,對他竟是抱持著這樣的情感! 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?被他凌辱時,不可能,她又不是被虐待狂!  那麼,是自己還在凌家打工的時候?十年前…… 她愛了他十年!有可能嗎?  就是因為這樣,所以她才特別愛找珊珊麻煩,因為凌頌恩一定知道,自己喜歡的是珊珊!  女人的忌妒心真是可怕,一個才十三歲的孩子,竟也知道該怎麼對付自己的情敵!  可當自己聽到她的真心話時,不諱言的,他心中確實感到一陣強大的震動!而那股深沈的恨意,竟也因為她那句告白而暫時凝住!  不,不可能的,他討厭她、憎惡她,他從沒將凌頌恩這個賤人放在心上,他愛的是珊珊,以前是,現在也是!  他是不會變心的。  對於她那幼稚的愛語,自己應該是不屑一顧的,可此刻,他的心情卻亂得不能自已。  對於她的囂張、倨傲,他可以用殘酷的手段將之粉碎,然而面對她的柔順、悲哀時,他竟該死的有些動搖了。  她為什麼要這麼輕易就臣服?這麼輕易就將心交出來?  他不想要、也不能夠要!害死珊珊的女人,憑什麼得到他的愛?! 看著那空蕩蕩的位置,心底那把無名火發得莫名其妙。  手機不識相的響起,田柾國現在正有氣無處發泄,他一把接起手機,無論對方是誰,他都打算先狂罵一頓。 「國!我是娟姨啊!」柔和慈祥的聲音,自話筒另一端傳了過來,而這個人,正是世界上他惟一不能罵的人。  田柾國硬生生將咒罵吞回肚子里,忍著氣說:「娋姨,近來好嗎?」 「你終於肯接我電話了。」岑淑娟欣慰的說:「你是怎麼了,為什麼發這麼大的脾氣,那麼久都不和娟姨聯絡?」 「我沒有。」田柾國煩躁的耙耙頭髮。「娟姨,有事嗎?」 「有啊,我很想你,可以過來一趙嗎?」岑淑娟說:「還有,上次你提到頌恩小姐……」 「妳想見她嗎?」田柾國直截了當的問。 「想,當然想。」岑淑娋熱切的說:「分開那麼多年了,我很想知道她究竟過得好不好,你知道她在嗎兒?」 「娟姨,妳不是明知故問嗎?」田柾國說:「明天,我明天帶她去見妳。」 望著車窗外淅瀝瀝的雨,凌頌恩的眼眶微濕,低下頭,她不敢看身邊的他。  自說出心意的那天起,田柾國便有意避著她,像她是什麼骯髒的玩意兒似的,連話不願意對她多說一句。  他真的……是那麼那麼的恨著她嗎?連她發自心底的告白,都被他當成是無聊的瘋言瘋語? 「到了,下車吧!」他隨意將車停在巷口,接著徑自向前走去,完全不動嬌小的凌頌恩是否跟得上他的步伐。 「你帶我來……」她氣喘吁吁的追著,「是要見誰?」 「娟姨,妳想見她嗎?」田柾國毫無誠意的問。  聽到這個名字,凌頌恩一呆,這才慌張的搖頭,「不,我不要。」 她不要見娟姨,她沒有臉見她,在自己做過那麼多低賤、無恥的事後,她沒有勇氣面對當年的舊識。 「妳不想見她?很好!」田柾國一把扯住她細瘦的手臂往前拖。「既然如此,我堅持妳一定得見她!」 「國……國……」看見他利刃般的眼光,凌頌恩的眼眶漾起霧氣。「我求求你發發慈悲,讓我走!我不要見娟姨,我不想見她!」 「為什麼不想見?」田柾國冷酷的說:「是因為妳自慚形穢,還是因為妳賤到為錢出賣自己?」 「都有、全都有,這樣你滿意了沒?」即使已捂住住了小臉,淚水還是自指縫間不停落下。 「娟姨從小就疼我,她是凌家惟一對我好的人,我不想讓她看見我這樣,」她低聲啜泣。「我不要她難受,你懂嗎?」 「難受?她會為妳難受?」田柾國不屑至極。「妳囂張、跋扈,娟姨會對妳好,是她本性良善,她才不會為妳的自甘下賤而難受!  手掌仍不放鬆力量,田柾國硬是拖著凌頌恩來到門口。 「按!」他強迫的將她的手指放在門鈴上。「快按,說我凌大小姐今天紆尊降貴,來拜訪昔日服侍我的管家!快呀!」 「放開

@btsff_writer_suga_yung

btsff_writer_suga_yung
第14章
凌頌恩皺著眉,將領口拉高遮住頸部傷痕,這才開門進了辦公室。 「總……對不起……」察覺到辦公室里坐著其它人,凌頌恩慌張的想要退出。 「妳就進來吧!」田柾國的聲音冷淡的響起。  凌頌恩吸了口氣,在心底默念幾句激勵的話,才再次開門進入辦公室。 「妳好!」陌生男子微笑的站起身,對她點頭示意。  凌頌恩獃獃的看著眼前的男子。  上帝!世界竟有這麼可愛、俊美的臉蛋?還有那親切的笑容、醉人的單側酒窩,與一雙和善、溫柔的圓眸。  柔黑如絲的短髮,整齊的覆在領稍,修長纖細的身材,包裹在剪裁得宜的西裝里,額上系著象牙色的亞麻布,使他整個人看起來奇異卻不突兀。  看到凌頌恩驚訝而欣賞的眼神,田柾國心裡掠過一陣強烈的不快!  他不准她以這種眼神看別的男人,她的眼裡應該只有他!即使裡面呈滿悲傷、憤怒、憎恨,她都只能注視著他── 更別說是此刻那不端莊的眼神! 「過來。」他口氣甚惡的說。  凌頌恩被他的怒喝給嚇了一跳,隨即趕緊低下頭,慢步走到他身邊。「是,總裁。」 「那西斯不是外人,在他面前用家裡的稱呼即可。」他存心要她難堪。  果然,凌頌恩不覺震動了一下,這才以細如蚊蚋的聲音說:「是……主……主人。」 「啊──」那西斯恍然大悟。「她就是……對不起,凌小姐。」 聽見他致歉,凌頌恩有一絲迷惑,她抬起頭,迷茫的望著他。  她只見那可愛的臉蛋,掛著一抹歉意的笑容。「非常抱歉,當初凌氏企業,是我──」 「那西斯!」田柾國沈聲喝道。「我不是要你來提這件事。坐下!」 「可是,」他還想再說,卻在田柾國殺人的目光下退縮。「好吧!」 那西斯無奈的坐回沙發里。 「今天找你來,是想要你幫我衡量收購蔡氏集團的可能性。」 「這個我並不建議!」那西斯振作精神,侃侃而談起來。「你也知道蔡氏正在鬧內鬨,兒子對付老爸,存心削薄他的資產,所以屆時拿到的,不過是一家空虛的公司……」 兩人開始討論商業收購的事項,凌頌恩尷尬的站在一旁,不知道做什麼好。  腳尖疼痛得不得了,腰部隱隱傳來陣陣酸麻,她快要忍耐不住了。  她不適的神情與微晃的身型,引起了那西斯的注意。他關心的看著她,忍不住開口:「凌小姐,妳不舒服嗎?」 「我沒事的。」她勉強露出一個微笑。 「但是妳的臉色很不好。要不要去休息?」 「那西斯,別離題了。」雖然臉上沒有明顯的不快,但田柾國心中憤怒極了。  好一個低賤女人,連這種時候也要放電勾男人!尤其那西斯那副關懷倍至的模樣,更他感到萬分刺眼。  這麼多年來,田柾國一向以冷靜、自持著稱,可當碰上她時,他的行為舉止就會大失常軌,甚至容易動怒!  不過田柾國把它歸咎為──凌頌恩天生就是討人厭的生物!  可看那西斯那副殷勤樣,事情似乎又不是這麼回事?  看他還在喋喋不休,田柾國不耐的揪住他的衣領,將那西斯拖進附設的私人起居間中,臨關門前,還不忘冷冷的盯著凌頌恩,給她警告的一眼。  凌頌恩難過的吸吸鼻子,忍住欲落的淚水。  怎麼搞的?自己怎麼會變得這麼愛哭、動不動就想掉淚?  是他輕視的眼神,與冷漠疏離的態度吧!有什麼事情,比被自己所愛的人憎恨還要痛苦呢?  當年,她雖然還只是個小女孩,卻很清楚自己心裡要的是什麼?父親的浪蕩偷情、母親的陰鬱暴躁,反倒讓她對愛情充滿了憧憬。  她相信有一天,一定會有個強壯、溫柔而又多情的男人,帶她離開這不快樂的牢籠。  他堅實的手臂會保護她、厚實的胸膛能讓她依靠,告訴她不要害怕未來!  他是出現了,只是,他的胸膛是為別人而開,笑容是為別人而展露。  她什麼也沒有得到,除了鄙夷與厭惡。  緩緩走到專用計算機前,她按下了e-mail,眼前跳出的字,讓易感動的她再度落下淚── 恩姐姐:  我現在已經能靠拐杖走路了,雖然不是很穩,但能夠站起來,已是夠讓我狂喜了。  現在正積極練習英文,與醫生溝通已經沒有問題,只差寫字了!  噢!我恨英文,尤其是那些冗長的單字與發音,我總是抓不住重音,所以對方常常不知道我在說什麼。  Whocare?反正我也同樣不懂他們在說什麼?  很高興妳總算學會使用網路,我很好奇,到底是誰有那麼大的本事,讓懶得花腦筋的妳接觸計算機?  別告訴我是男朋友噢!我不準的。  醫生來叫我了,暫時跟妳聊到這兒,有最新消息我隨時告訴妳,88!  來回看著眼前的字,凌頌恩感觸的垂下眼睫。  阿瓏啊阿瓏,你知不知道?為了你親姐姐的死,我此刻正付出多大的代價?!
1 24 11 hours ago
第14章
凌頌恩皺著眉,將領口拉高遮住頸部傷痕,這才開門進了辦公室。 「總……對不起……」察覺到辦公室里坐著其它人,凌頌恩慌張的想要退出。 「妳就進來吧!」田柾國的聲音冷淡的響起。  凌頌恩吸了口氣,在心底默念幾句激勵的話,才再次開門進入辦公室。 「妳好!」陌生男子微笑的站起身,對她點頭示意。  凌頌恩獃獃的看著眼前的男子。  上帝!世界竟有這麼可愛、俊美的臉蛋?還有那親切的笑容、醉人的單側酒窩,與一雙和善、溫柔的圓眸。  柔黑如絲的短髮,整齊的覆在領稍,修長纖細的身材,包裹在剪裁得宜的西裝里,額上系著象牙色的亞麻布,使他整個人看起來奇異卻不突兀。  看到凌頌恩驚訝而欣賞的眼神,田柾國心裡掠過一陣強烈的不快!  他不准她以這種眼神看別的男人,她的眼裡應該只有他!即使裡面呈滿悲傷、憤怒、憎恨,她都只能注視著他── 更別說是此刻那不端莊的眼神! 「過來。」他口氣甚惡的說。  凌頌恩被他的怒喝給嚇了一跳,隨即趕緊低下頭,慢步走到他身邊。「是,總裁。」 「那西斯不是外人,在他面前用家裡的稱呼即可。」他存心要她難堪。  果然,凌頌恩不覺震動了一下,這才以細如蚊蚋的聲音說:「是……主……主人。」 「啊──」那西斯恍然大悟。「她就是……對不起,凌小姐。」 聽見他致歉,凌頌恩有一絲迷惑,她抬起頭,迷茫的望著他。  她只見那可愛的臉蛋,掛著一抹歉意的笑容。「非常抱歉,當初凌氏企業,是我──」 「那西斯!」田柾國沈聲喝道。「我不是要你來提這件事。坐下!」 「可是,」他還想再說,卻在田柾國殺人的目光下退縮。「好吧!」 那西斯無奈的坐回沙發里。 「今天找你來,是想要你幫我衡量收購蔡氏集團的可能性。」 「這個我並不建議!」那西斯振作精神,侃侃而談起來。「你也知道蔡氏正在鬧內鬨,兒子對付老爸,存心削薄他的資產,所以屆時拿到的,不過是一家空虛的公司……」 兩人開始討論商業收購的事項,凌頌恩尷尬的站在一旁,不知道做什麼好。  腳尖疼痛得不得了,腰部隱隱傳來陣陣酸麻,她快要忍耐不住了。  她不適的神情與微晃的身型,引起了那西斯的注意。他關心的看著她,忍不住開口:「凌小姐,妳不舒服嗎?」 「我沒事的。」她勉強露出一個微笑。 「但是妳的臉色很不好。要不要去休息?」 「那西斯,別離題了。」雖然臉上沒有明顯的不快,但田柾國心中憤怒極了。  好一個低賤女人,連這種時候也要放電勾男人!尤其那西斯那副關懷倍至的模樣,更他感到萬分刺眼。  這麼多年來,田柾國一向以冷靜、自持著稱,可當碰上她時,他的行為舉止就會大失常軌,甚至容易動怒!  不過田柾國把它歸咎為──凌頌恩天生就是討人厭的生物!  可看那西斯那副殷勤樣,事情似乎又不是這麼回事?  看他還在喋喋不休,田柾國不耐的揪住他的衣領,將那西斯拖進附設的私人起居間中,臨關門前,還不忘冷冷的盯著凌頌恩,給她警告的一眼。  凌頌恩難過的吸吸鼻子,忍住欲落的淚水。  怎麼搞的?自己怎麼會變得這麼愛哭、動不動就想掉淚?  是他輕視的眼神,與冷漠疏離的態度吧!有什麼事情,比被自己所愛的人憎恨還要痛苦呢?  當年,她雖然還只是個小女孩,卻很清楚自己心裡要的是什麼?父親的浪蕩偷情、母親的陰鬱暴躁,反倒讓她對愛情充滿了憧憬。  她相信有一天,一定會有個強壯、溫柔而又多情的男人,帶她離開這不快樂的牢籠。  他堅實的手臂會保護她、厚實的胸膛能讓她依靠,告訴她不要害怕未來!  他是出現了,只是,他的胸膛是為別人而開,笑容是為別人而展露。  她什麼也沒有得到,除了鄙夷與厭惡。  緩緩走到專用計算機前,她按下了e-mail,眼前跳出的字,讓易感動的她再度落下淚── 恩姐姐:  我現在已經能靠拐杖走路了,雖然不是很穩,但能夠站起來,已是夠讓我狂喜了。  現在正積極練習英文,與醫生溝通已經沒有問題,只差寫字了!  噢!我恨英文,尤其是那些冗長的單字與發音,我總是抓不住重音,所以對方常常不知道我在說什麼。  whocare?反正我也同樣不懂他們在說什麼?  很高興妳總算學會使用網路,我很好奇,到底是誰有那麼大的本事,讓懶得花腦筋的妳接觸計算機?  別告訴我是男朋友噢!我不準的。  醫生來叫我了,暫時跟妳聊到這兒,有最新消息我隨時告訴妳,88!  來回看著眼前的字,凌頌恩感觸的垂下眼睫。  阿瓏啊阿瓏,你知不知道?為了你親姐姐的死,我此刻正付出多大的代價?!

@btsff_writer_suga_yung

btsff_writer_suga_yung
第13章
醒過來,第一個感覺是火灼般的疼痛,自下半身逐漸往上蔓延,直燒到脆弱的咽喉,  一剎那間,凌頌恩有點不明白自己身處的環境,只覺得剛才似乎回到了過去,回到了她還只有十三歲的過往歲月。  發熱的眼眶,焦距是一片模糊,她轉動眼珠,摸索了好一會兒,才發現自己又回到別墅里。 「終於醒了?」 冷淡如冰的低沈嗓音,正如夢中那般冷漠疏遠,只是此刻的他,已非當年那屈居人下的他了。 「你是全柾國?還是田柾國?」她瞇起眼,想將他的臉孔身形看得更清楚一些,無奈全身無力,連抬起手的力氣都沒有。 「都是。」他緩緩走到床邊,坐下。「可不論全柾國,或是田柾國,我都是妳凌頌恩的主人。」 「主……人?」凌頌恩楞楞的重複他的話,這個字眼如針般刺著她的心。  她閉上眼睛,顫抖的問:「你根本沒打算要放我走,是不是?」 「不!」他搖搖食指,不帶感情的說。「妳可以,因為妳昨晚的『表現』很令大家滿意,只要妳出了田家這扇門,自然會有很多人想收妳當玩物。」 「你是故意的!」凌頌恩終於忍不住哭泣,斗大的淚珠順著粉頰墬下。「你為什麼要這麼傷害我、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殘忍?我究竟做錯什麼了?」 全柾國?曾是那麼爽朗可親的男孩,怎麼會變成今天這樣?而她,更淪落到如此悲哀的地步,成為他掌中無助、褻玩的小玩藝兒。 「妳做的錯事可多著了,我沒必要一一列舉。」他翹起長腿,順手點了一根香煙。「不過我對妳犯的錯沒興趣,我只想玩弄妳,那樣讓我心情愉快。」 「你……」凌頌恩拭去淚水,凝視著他冷硬的臉孔。「我知道,你是想報仇對吧?為你的初戀情人復仇!」 田柾國冷淡的看了她一眼。「我不懂妳在說什麼?」 「別裝傻,我知道你懂。」她握緊拳頭,指甲陷入掌心裡。「你是為了於珊,你怪我那時推她,害她跌倒,以致失血過多而死。」 強烈的自責湧上心頭,瞬間把她逼得喘不過氣來。凌頌恩將臉埋入雙手,啜泣的說: 「但我不知道……我根本不知道她懷孕了……我是無心的。」 她充滿悔意的哭泣聲刺激著田柾國的耳膜,不堪回首的往事,同時嚙咬著她與他的心,也勾起了兩人的痛苦記憶。  田柾國的眼神變闇冷,嘴唇緊抿。「誰是於珊?我根本不認識!」他吁出一口白煙,強裝出一臉的無謂。 「我對過去的恩恩怨怨不感興趣,我是想在妳身上找樂子而已,對我來說,妳不過是可以炫耀的玩具而已,妳毌須自抬身價!」 「你撒謊!」凌頌恩淚流不止。 「隨妳怎麼說,反正現在妳有兩條路可走!」捺熄手中的煙,他伸出漂亮的長指。「一、留在這兒,繼續當我的玩具。二、走出去做別人的玩具!」 看她似乎被驚呆了,黑曜爽快的笑了。「快點決定吧!還有很多人等著接收妳呢!別讓對方等太久,嗯?」 他站起來,唇邊掛著一絲冷笑。  她的自尊、她的驕傲,還有那勞什子的鬼信仰,一夕之間,在他精心策畫的表演之下,全崩潰了。  在眾目睽睽、千百雙眼睛的見證下,他成了她生命里第一個男人!  他將她最私密、最原始的生理反應,赤裸裸的讓眾人欣賞,這樣的她,還能高傲、抬頭挺胸的活下去?  他早就斷了她所有的後路,而凌碩恩竟妄想離他的掌握,簡直可笑! 「我願意繼續留在這兒。」她微弱的說,聲音裡帶著濃重的哭意。  田柾國揚起一道眉,這答案早就在意料之中。「妳確定?」 黑眸犀利的看進她眼中,她閉上眼,顫抖的點點頭。  見她自願墮入地獄,成為他的禁臠,若要恨,也只能恨自己的痴傻,即使他的容貌改變甚多,即使他對她滿心憎惡,可在凌頌恩心底── 她依然如十年前那情竇初開的少女,一直不曾改變。  拭去額上的汗水,凌頌恩小心地將鋪整理好。望著雪白的床單與枕頭,她有一瞬間的呆怔。  自黑暗派對那一夜,凌頌恩才明了,這個男人救她、幫助她的理由是什麼。  是為了於珊,也為了當年她的驕傲、任性與自以為是。  當日的她,存心將所有人踩在腳下,成為供她驅策的奴隸;所以今日,田柾國也要她嘗嘗  被奴役的滋味。  他最初的目的已經達到了,他讓她成為男人們之間的蕩婦、笑柄,還有想侵犯的對象。  他已經放出一條看不見的鎖鏈,將自己牢牢鎖住了。  環視四周,凌頌恩才想起,自她入住以來,除了自己,田柾國從不曾帶別的女人回來過。是還忘不了於珊嗎?又或者他對自己是特別的?  思及至此,她唇邊露出一抹苦澀的微笑。  是呀!他特別恨她,想要將她留在身邊好好折磨,這些她都明白,所以她不願意離去。  自從得知他是全柾國之後,她彷佛消了氣的汽球,從前倔強、不認輸的性子,在他面前全失了蹤影。  她承認自己的過錯,也對自己曾犯的罪孽做了彌補,但她留下,絕對不是為了於珊的死──因為於珊由始至終都不曾屬於他。
留言續
2 23 11 hours ago
第13章
醒過來,第一個感覺是火灼般的疼痛,自下半身逐漸往上蔓延,直燒到脆弱的咽喉,  一剎那間,凌頌恩有點不明白自己身處的環境,只覺得剛才似乎回到了過去,回到了她還只有十三歲的過往歲月。  發熱的眼眶,焦距是一片模糊,她轉動眼珠,摸索了好一會兒,才發現自己又回到別墅里。 「終於醒了?」 冷淡如冰的低沈嗓音,正如夢中那般冷漠疏遠,只是此刻的他,已非當年那屈居人下的他了。 「你是全柾國?還是田柾國?」她瞇起眼,想將他的臉孔身形看得更清楚一些,無奈全身無力,連抬起手的力氣都沒有。 「都是。」他緩緩走到床邊,坐下。「可不論全柾國,或是田柾國,我都是妳凌頌恩的主人。」 「主……人?」凌頌恩楞楞的重複他的話,這個字眼如針般刺著她的心。  她閉上眼睛,顫抖的問:「你根本沒打算要放我走,是不是?」 「不!」他搖搖食指,不帶感情的說。「妳可以,因為妳昨晚的『表現』很令大家滿意,只要妳出了田家這扇門,自然會有很多人想收妳當玩物。」 「你是故意的!」凌頌恩終於忍不住哭泣,斗大的淚珠順著粉頰墬下。「你為什麼要這麼傷害我、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殘忍?我究竟做錯什麼了?」 全柾國?曾是那麼爽朗可親的男孩,怎麼會變成今天這樣?而她,更淪落到如此悲哀的地步,成為他掌中無助、褻玩的小玩藝兒。 「妳做的錯事可多著了,我沒必要一一列舉。」他翹起長腿,順手點了一根香煙。「不過我對妳犯的錯沒興趣,我只想玩弄妳,那樣讓我心情愉快。」 「你……」凌頌恩拭去淚水,凝視著他冷硬的臉孔。「我知道,你是想報仇對吧?為你的初戀情人復仇!」 田柾國冷淡的看了她一眼。「我不懂妳在說什麼?」 「別裝傻,我知道你懂。」她握緊拳頭,指甲陷入掌心裡。「你是為了於珊,你怪我那時推她,害她跌倒,以致失血過多而死。」 強烈的自責湧上心頭,瞬間把她逼得喘不過氣來。凌頌恩將臉埋入雙手,啜泣的說: 「但我不知道……我根本不知道她懷孕了……我是無心的。」 她充滿悔意的哭泣聲刺激著田柾國的耳膜,不堪回首的往事,同時嚙咬著她與他的心,也勾起了兩人的痛苦記憶。  田柾國的眼神變闇冷,嘴唇緊抿。「誰是於珊?我根本不認識!」他吁出一口白煙,強裝出一臉的無謂。 「我對過去的恩恩怨怨不感興趣,我是想在妳身上找樂子而已,對我來說,妳不過是可以炫耀的玩具而已,妳毌須自抬身價!」 「你撒謊!」凌頌恩淚流不止。 「隨妳怎麼說,反正現在妳有兩條路可走!」捺熄手中的煙,他伸出漂亮的長指。「一、留在這兒,繼續當我的玩具。二、走出去做別人的玩具!」 看她似乎被驚呆了,黑曜爽快的笑了。「快點決定吧!還有很多人等著接收妳呢!別讓對方等太久,嗯?」 他站起來,唇邊掛著一絲冷笑。  她的自尊、她的驕傲,還有那勞什子的鬼信仰,一夕之間,在他精心策畫的表演之下,全崩潰了。  在眾目睽睽、千百雙眼睛的見證下,他成了她生命里第一個男人!  他將她最私密、最原始的生理反應,赤裸裸的讓眾人欣賞,這樣的她,還能高傲、抬頭挺胸的活下去?  他早就斷了她所有的後路,而凌碩恩竟妄想離他的掌握,簡直可笑! 「我願意繼續留在這兒。」她微弱的說,聲音裡帶著濃重的哭意。  田柾國揚起一道眉,這答案早就在意料之中。「妳確定?」 黑眸犀利的看進她眼中,她閉上眼,顫抖的點點頭。  見她自願墮入地獄,成為他的禁臠,若要恨,也只能恨自己的痴傻,即使他的容貌改變甚多,即使他對她滿心憎惡,可在凌頌恩心底── 她依然如十年前那情竇初開的少女,一直不曾改變。  拭去額上的汗水,凌頌恩小心地將鋪整理好。望著雪白的床單與枕頭,她有一瞬間的呆怔。  自黑暗派對那一夜,凌頌恩才明了,這個男人救她、幫助她的理由是什麼。  是為了於珊,也為了當年她的驕傲、任性與自以為是。  當日的她,存心將所有人踩在腳下,成為供她驅策的奴隸;所以今日,田柾國也要她嘗嘗  被奴役的滋味。  他最初的目的已經達到了,他讓她成為男人們之間的蕩婦、笑柄,還有想侵犯的對象。  他已經放出一條看不見的鎖鏈,將自己牢牢鎖住了。  環視四周,凌頌恩才想起,自她入住以來,除了自己,田柾國從不曾帶別的女人回來過。是還忘不了於珊嗎?又或者他對自己是特別的?  思及至此,她唇邊露出一抹苦澀的微笑。  是呀!他特別恨她,想要將她留在身邊好好折磨,這些她都明白,所以她不願意離去。  自從得知他是全柾國之後,她彷佛消了氣的汽球,從前倔強、不認輸的性子,在他面前全失了蹤影。  她承認自己的過錯,也對自己曾犯的罪孽做了彌補,但她留下,絕對不是為了於珊的死──因為於珊由始至終都不曾屬於他。
留言續